13980639989
服务时间:早上6:30--晚上21:00
长期照护保险协议机构

行业动态

3300万失能老人处窘境 多数养老院不愿接收照护

2015年03月13日

    家庭负担过于沉重、养老机构不愿接收,我国3300万名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(称为“失能老人”)“失落”重重。

    “作为世界上失能老人人口最多的国家,我国面临的照护服务压力超过世界上任何国家。”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吴玉韶说,失能老人的照料护理已成为非常急迫的问题,现在失能老人护理大部分还是靠家庭解决,而随着独生子女的父母进入老年空巢,靠独生子女解决失能老人护理问题越来越难。

    我国首次“全国城乡失能老年人状况研究”显示,2010年末全国城乡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约有3300万,其中完全失能老年人1080万,占在家庭居住老人口的6.4%。预计到2015年,我国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将达4000万人,其中完全失能老年人口将超过1200万人。

    在我们这个老年人最多的国家,越来越多失去自理能力的空巢老人,正在考验养老体系的建设,也使得养老问题更加凸显。不少专家建议,应构建社会支持网络,确保“老有所养”。

    生活自顾不暇 生命不知所终

    “唉……我实在没力气给他换尿布了,但又没有任何办法。”72岁的贾治莲唉声叹气地说,自己还患高血压、风湿病,有时候晕得什么都不知道,照顾丈夫真是力不从心。

    贾治莲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南关街道办事处居民,大她7岁的丈夫李世英因患肠癌已卧病在床1年多。老两口膝下只有一个养女,女婿已过世,女儿在外边打工边照顾14岁的外孙,无法长时间照顾父亲,所有重担全落在了母亲身上。

   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看到,李世英的床尾放着一大包成人尿不湿。贾治莲解释说,用尿不湿虽然贵点,但省得换洗。她无奈地说,丈夫大小便失禁,加之长期起不了床,脾气也大,很难照顾,“我自己千万不敢再生病,我要是病了,丈夫就更没办法了”。

    记者近日在宁夏、山东、吉林、陕西等地采访发现,许多失能老人的护理压力主要压在家庭成员身上,不少“护理员”就是自己的老伴。

    除卧床的失能老人外,一些高龄空巢老人尽管没有卧床,但已没法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,实际上已半失能,他们往往靠自己苦撑着和社区、邻居的帮助而生活。

    山东济南市槐荫区营市西街社区居民李仲英今年78岁,她的老伴得帕金森症瘫痪多年。“老伴病成这样,自己一个人根本照顾不过来,幸好有政府免费提供的每月30个小时居家养老服务,能减轻点压力,但更多还是得靠我照顾。”李仲英说。

    还有部分高龄老人,则承担着沉重的家庭负担,对生活没有一点希望,面临的是重重失落。

   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土默特右旗公山湾村今年84岁的白和老人,不光享受不到子孙的照料,反而还承担着照顾儿子的重担。老人老伴去世多年,今年43岁的儿子白雨兵3年前因车祸脊椎粉碎性骨折,儿媳5年前因车祸身亡,14岁的孙子在50多公里外的旗里上初中。因儿子伤势严重,行动也已不便的老人每天得为儿子做饭、服侍饮食起居。白和老人摸着眼泪说,眼下全家3口人靠他每月204元养老金和儿子每年4000元低保金维持生活,“我这把老骨头如果不在了,真不知道儿子和孙子怎么生活呀”。

    护理难度较大 养老院不愿接收

    眼下,许多失能老人已成为家庭的沉重负担,由于护理难度较大,他们想进养老机构却往往会遭到“婉言拒绝”。一些养老机构负责人表示,照顾失能老人工作量大,特别是容易出现意外,大多数养老院不愿接收他们入住。

    吉林省长春市华宇老年公寓负责人张亚军表示,养老院会“酌情选择”入住老人,对于那些“可留可不留”不能自理的失能老人,一般不会接收。养老院本来护理人员就少,工作量大,照顾失能老人根本就忙不过来。现在他们的老年公寓里40多名入住者基本都是能自理或半自理的老人。

   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王广州研究员说,失能老人养护收费相对要高,这原本是不错的商机,然而养老机构普遍不愿接手这“烫手的山芋”,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危险性太大。失能老人一旦发生意外,家属一闹事,赔偿少则几万,多则几十万,对民办养老机构来说,也许几年的辛苦就白费了,且会对养老机构的声誉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,从而影响入住率,养老机构得不偿失。

   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了解到,一些患有疾病的老人常年“蜗居”家中,生活质量偏低,日子过得较为苦闷。

    今年64岁的赵秀英,家住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的金达莱小区。记者来到她家时,正赶巧碰到她和老伴吃晚饭,房间的灯光很暗,屋里的家具显得很旧,地上铺着地板革。两人的饭菜十分简单,一份粥一份咸菜。

    赵秀英患有脑血栓,行动不便,大多数时候一个人待在家中。她的女儿在外地工作,一年回家一次。平常在家和老伴之间“也没啥好说的”,也看不到外人,再加上两人靠低保生活的日子十分拮据,让她觉得非常孤独、苦闷,晚上经常睡不着。她说“就想找个人说说话。”

    “安度晚年”难保证 社会支持网络须构建

   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在宁夏、陕西、山东等省区的一些山村了解到,60岁以下的劳动力大多外出打工,留下许多高龄老人生活水平较低,且不少空巢老人饮食水准多年未改善,有的甚至仍吃着与30年前没啥区别的饭。

    两块馍,一碗开水,是陕西省蓝田县普化镇胭粉台村73岁的孙广玉老人的午餐。曾接连遭遇次子、三子和老伴去世的他,5年前因脑中风留下半身不遂后遗症,唯有右手能动,勉强做些家务。

    “好几年没闻到肉香味了。”孙大爷说,他一年四季主要靠馍和开水度日,靠捡破烂为生的大儿媳妇隔十天八天前来帮他蒸一两锅馍,自己偶尔煮点面条和稀饭。如今他自己全靠每月60元的低保金生活,穿的都是别人送的旧衣服,每月还需花30多元药费。“农村人混一天是一天,将来的事情不敢想了。”

    不少专家表示,空巢老人特别是失能空巢老人养老问题凸显,应及早着手构建失能老人养老社会支持网络,确保失能老人老有所养。首先,政府应建立失能老人特别是失能空巢老人重点保障机制。其次,探索建立失能老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。再次,建立养老机构意外伤害保险制度。另外,还应制定相关标准,以使相关服务的发展专业化、规范化。


回到顶部

微信二维码